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主奴摘錄.6/16.互調


「我要你仔細看著鏡子中被幹的自己是多麼的淫蕩放浪。」—白先生

前言

下午4點整,白先生開著他的兩門紅色跑車接到我後,告知我家裡的調教室太久沒用變成倉庫,所以需要去我家附近找摩鐵。有點失落不能去白先生家看貓,卻又高興能和他兩個人獨處。

在車子行駛一段時間後,我看見白先生並沒有注意到我的不同,只好主動拉著他的手,邊晃邊撒嬌的告訴他有一個驚喜要送給他。

「白~Shiro今天戴尾巴喔!你看!」由於飛客那天沒有戴上的緣故,白先生好像有點失落,才想到這個驚喜。

「很好。」白先生有些訝異的摸著我的酒紅色尾巴,但發現我沒穿內褲又穿著開黨絲襪。

「色鬼!又不穿內褲!」白先生雖然這樣罵我,但手還是伸下去摸了幾下,然後捏了幾下胸部,打了幾下大腿。

之後聊了一下天,期間,白先生打了好多下大腿,又捏了幾下荳荳,害我整個人都開始放蕩起來。

性感相簿(完成浮水印)_170704_0043

本文.驗收

「去買一下嬰兒油,等等我要驗收成果。」白先生說完後,看向我,但我滿腦子只有還沒學會白兩週前傳的按摩影片而產生的驚恐感。

白先生把車停在小七前面,示意我下車買。

「白,Shiro戴著尾巴誒~」我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白先生。

「又沒關係,你怕被看嗎?」白先生一臉淡定的問我。

「是沒有,會爽w」自知理虧的我,乖乖地下車進去小七買好上車,期間無視那些路人異樣的眼光。

買到按摩油之後,白先生找到一間十幾分鐘車程的摩鐵。進去後白去浴室放水,而我則是跟在身邊。原本正在恍神的我,卻突然被他壓在洗臉台上。



白先生摸上尾巴的肛塞,並開始前後抽插起來,而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的時而撫摸我的荳荳,時而摸我的胸部。我被弄的除了呻吟腦袋一片空白,他卻在我想要繼續時,瀟灑的走出浴室,留下我一個人以及空氣中淫靡的氛圍。

我一臉不滿足的走出浴室,映入眼簾的則是白先生躺在按摩椅上滑手機的景象。我只好脫掉牛津鞋,放下手上的道具包,並怪在白先生的身邊。

「把紫色的一本鞭給我,然後站到前面去把衣服脫掉。」白先生命令道。

我有點害怕的看著平時被我拿來甩別人的鞭子現在躺在白先生的手上,為了不讓他找到更多理由處罰我,我快速的站到他的前方等待接下來的疼痛。

白從上往下揮鞭,打出一條條直線的鞭痕。並從背部到臀部,慢慢的佈滿了鞭子的痕跡。看著地上他揮鞭的光影 ,有些恐懼卻又不想錯過他的任何一下的動作。

「不要動!手拿開。」在我快要忍不住亂動時,白先生有點不開心的命令道。



我強忍著白賦予我的痛覺,但眼匡卻在白一下一下的鞭打下,不爭氣的泛淚。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始痛哭,可是身體卻因為白先生的命令而不敢亂動。

「轉過身,走過來。」白先生又揮了幾鞭後,放下鞭子對我說道。

聽到白先生深沉的嗓音的我,本能的聽從命令,一邊走到他身邊,一邊趁機擦乾眼淚。白則是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背部和臀部,並在各個地方輕吻了幾下。

「好美的痕跡...你自己去鏡子前看。」白先生安撫完我後,感歎道。

我享受著他的溫柔,聽她的話,走到鏡子前看著鏡中的自己,頓時覺得剛剛的痛苦都值得。我面對白,彎下腰環抱他,並在白耳邊蹭了蹭,感受他在我耳邊吐氣的溫度。

白憐惜的抱了抱我後,就把我放開,繼續用手機處理手邊的事情。



我原本跪坐在白身邊想要等白處理完公事,但之後有點無趣,加上腳有點麻,最後暗自決定先跑到床上面趴著休息一下。一邊上下踢著腳,一邊咪上眼睛休息,而白先生可能是被尾巴誘惑到,過不了多久就忍不住的走到床邊。

白先生一手拉住我的尾巴,一手抓起我的頭髮逼迫我仰頭。我有點痛苦的呻吟著,卻也不敢反抗他。在我準備想要撒嬌時,白先生拿起九尾鞭,一下一下的打在我的背上與屁股上,讓我頓時失去了求饒的勇氣。

「你在幹嘛?休息?」白先生溫和的問道,但我本能性的感知到危險。

「嗚~Shiro在床上休息。」我誠實的回道。

「我有說你可以休息嗎?」白每說一個字,就打一下我的耳光。

我被打得有點暈眩,卻也感受到原本就濕了的下體更是淫水氾濫。白趴在我身上 用手摀住我的口鼻,然後從上往下舔著我的背,並把手伸進去我的下體中。



「哇!怎麼這麼濕?」聽見耳邊傳來白先生的驚嘆聲,突然覺得有點羞恥。

「可能...塞尾巴的時候就已經濕了吧。」我在白先生放開手後,一邊喘息一邊回答道。

「等我一下。」白先生說完就朝著浴室揚長而去。

我得到喘息的機會後,馬上放下翹起來的屁股,閉起眼睛聽著白先生移動的聲音,而這個聲響也意外的讓我感到安心與滿足。神智還沒完全被慾望攻陷的我,知道白是去洗下體,白每次都能讓我被他的體貼煞到。

聽到白走出浴室後,我起身趴跪在床上,等待著他的命令。

「來,深喉嚨。」白一臉像是要餵我吃糖似的表情讓我差點失笑。

我看著白的下體,馬上把它含進去,快兩個月沒有品嘗到的味道,一瞬間讓我彷彿吸毒一樣的上癮。白則一邊拿著九尾鞭甩向我的身軀,一邊用手固定住我的後腦勺,逼迫我深喉嚨。

我因為頂到底了,所以發出了乾嘔的聲音,但白卻繼續直到第三次的乾嘔才放過我。

性感相簿(完成浮水印)_170704_0045

「好可憐喔~轉過去,自己進來。」白先生看著眼匡泛淚的我說道。

我轉過身後,忍不住用手扶著它,讓它可以順利的進來。

「我有說你可以用手嗎?」在我的手觸碰到它時,白先生略嚴厲的指責道。

「對不起嘛…」我有點委屈的轉頭看進白的眼睛。在我以為白會放過我時,他揮了一鞭到我的背上,讓我倒吸了一口氣。

有點無辜的繼續手邊的動做,好不容易,在它順利進去後,腦海裡感慨自己的淫蕩。已經兩個月沒有東西進入的下體,此刻卻沒有一絲痛處的接受了它。

而白先生看我已經適應,就一邊拉著我的頭髮,一邊拍打我的屁股。我除了享受他賜予我的快感以外,無暇顧及其餘的事情。



「謝、謝謝白先生~Shiro好舒服~」

「舒服嗎?」白說完,有點故意的又頂了幾下。

「翻過來,正面躺著。」在經過幾分鐘後,白先生又命令道。

我聽從白先生的命令,卻看到他伸手拿出小黑按在我的荳荳上。肛塞尾巴、肉棒跟小黑的三重刺激,讓我不知道是哪裡在爽,更不知道是哪裡高潮。

有些崩潰的看著白,但雙手還是被白制約似的,自己放在頭上不敢亂動。白先生拉起我的雙腿,並用挑逗的眼神看著我。

每當這種時刻,白都會做些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果然,在下一秒,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含著我的腳趾舔舐著。腳趾傳來類似於電流的快感,更甚的在整個過程之中增添了一些情趣。

「白、白先生~嗚~好舒服~」在我已經有些迷離的重複著這種羞恥的話時,白先生俯下身,很溫柔的吻上我的嘴唇 ,手卻很暴力的按著我的雙手。



我只能本能性的伸出舌頭迎合白,且舌與舌之間的交錯使我忍不住瞇起眼享受起來。但白先生卻貌似不想要我太舒服似的,每過一陣子就捏著我的下巴打幾下耳光,可是對於已經陷入慾望中的我來說,卻貌似增加了下體的濕度。

果然,快感還是以三倍的速度襲擊而來,直到肛塞終於不小心掉了出來,並高潮了兩次後,才停止。

「白~肛塞好像掉了...」我有點慌張的夾了一下白,小聲的說道。

「這樣嗎?那剛好可以肛交了。」早就看到肛塞尾巴掉出來的白先生,惡劣的建議道。

「可、可是沒有好好的擴張誒~」還沒從高潮中緩和過來的我,緊張的說道。

「你之前不是也沒有擴張就進去了嗎?」白先生不以為意的反駁我。

我有點憋屈的只能看著它移動到肛門前,並慢慢的一次一點點的進去,直到整根都埋入為止。飽滿的感覺讓我倒吸了一口氣,有些不適應的不敢有任何動作,而白先生也很細心的等到我適應了才開始動。



離上次肛交已經兩個月,但是肛門卻沒有任何不適應感,有的只有肛交時特有的快感以及感嘆自己淫蕩的羞恥感。本以為白先生會玩很久,卻沒想到只過了一下下就停止動作。白先生抽出來後,走進浴室,然後淡定的探出頭告訴我水已經放好了。

我還沒有完全滿足,卻只能有點囧的跟著白先生一起下去泡澡。看著白先生躺在按摩浴缸裡,我想盡辦法跪在泳池裡吸引他的注意力。

「白...Shiro想要上廁所!」

「是嗎?在這裡面上啊。」白一臉淡定的看著我建議道。

「疑?浴池裡嗎?但等等要泡誒...」我以為白在開玩笑,有點訝異的說道。

「又沒關係。要不然淋在我身上啊?」白無所謂的一邊用著手機一邊回復我。

「Shiro平時都是直接上在m的嘴巴裡說~」我用試探的語氣說著實話。

「那也可以。來啊。」白並沒有絲毫猶豫的回道。

我有點訝異的爬到白先生身上,並把下體對準他的嘴巴。很久沒有這麼緊張的上完廁所,然後眼睜睜的看著白淡定的把它吐出來。



「哇,你剛剛吃什麼,怎麼那麼鹹?」白有點意外的問道。

「恩可能是午餐吧~白多久沒有接聖水了啊?」

「很久了,大概有幾年了喔。」

我很慌恐又滿足的幫白先生清理身體,然後挑逗的幫他口交,而他也時不時的按著我的頭,害我過不久又開始流淚。

又和白先生聊了一下天後,突然聊到上次使用肛門是什麼時候,並產生了分歧。

「已經一年多以前了吧?」「哪有可能!是今年年初!」

「不是在旅館那次嗎?」「是在你家那次~而且還射在裡面誒!」

「是你記錯了吧?說!是你記錯了!」白兩手捏著我的側腰威脅道,而我堅決不向惡勢力妥協的樣子,貌似逗樂了白先生。



白先生泡夠後,慵懶的坐在浴池旁。當我開玩笑的跟白先生說他這個姿勢讓我想要上他時,他卻給了我意想不到的回答。

「你可以不弄痛我的話,可以啊。但重點是你沒東西可以上我。」

「嗚...Shiro下次去買假陽具!」我一邊說,一邊把白拖進水中,並把他橋成M字腿。觀察著他的反應,看他沒有反對,就鼓起勇氣慢慢的把手指伸進去。

「喂!要用指腹,怎麼用指甲呢?」「沒有啊~是用中指的指腹沒錯。」「那為什麼我感覺到指甲?」

我有點無奈的只能更小力的藉著水擴張,直到白的下體整個都軟了才抽出來。滿意的看著剛剛被我摧殘的地方,頓時有些可惜沒有東西可以插入,但能稍微調戲一下白先生的這個進步,就已經讓我很滿足了。

性感相簿(完成浮水印)_170704_0048

結語

又泡了一下澡,就和白先生一起出浴。白先生把浴巾鋪在床上後說出了今天的最初目的。

「我要驗收成果,你快點拿嬰兒油過來。」

聽到白先生的命令,我有點尷尬的快速拿起手機把影片都看過一遍後,才開始行動。

一邊回想著影片裡的手法,一邊安靜的幫白按摩,看著他的下體只是用手撫摸與按摩就變得很硬,我越發的有成就感。原本以為按摩會很無趣,但看到白舒服的表情,就為沒有早一點學會這個手法而感到有點內疚。

白看到我認真的按摩,貌似突然有興致似,要我把收藏用的貓咪木拍遞給他,並叫我自己騎上去。先前以為今天的調教已經結束的我,聽到這種指令眼前頓時眼前一亮。

把木拍遞給白先生後,我就小心翼翼的讓肉棒埋入我的體內,小心的感受著體內被撐開的感覺,嘴巴卻溢出喘息聲。在我來不及緩衝前,白先生就用木拍打了我一下 ,並命令我自己拿著小黑壓在荳荳上面,然後上下擺動。

在經過泡澡前的激情後,雙腿有點發軟,但我只能拖著抖動的大腿,上下擺動,服侍著白先生。白先生也總是在我停頓休息時,用木拍拍打著我的臀部,示意我動快一點。言語上的強勢與肢體上的碰撞讓我整個陷入白先生的世界裡,直到我再也動不了為止。



「這樣就不行了?趴好。」看到我趴躺在他的胸前,白先生下床站在床邊,並把呈趴跪姿勢的我拉到床沿。

「我要你仔細看著鏡子中被幹的自己是多麼的淫蕩放浪。」白一邊在我耳邊命令道,一邊扯起我的頭髮,逼迫我仰頭看著自己被插入的樣子。

我看著鏡子中被白先生幹而不斷呻吟的自己,仔細看著自己的表情,聽著白先生滿意的低吼聲,不知不覺的沈浸在慾望之海中。

「好神奇喔,我每打一下屁股,裡面就會收緊一下。」白先生挑逗性的暗示著我的淫蕩。但我抽不出身回答白先生的話,只能被動的享受著白先生施予我的快感與羞辱,直到白先生射出來為止。

感受著精液的熱度,回味著今天的調教,頓時覺得這搞不好是兩個人第一次放縱自己釋放出全部的慾望也說不定...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