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主奴摘錄.Fünf.離


前言

待在台北的最後一天,我期待著跟主人一同度過一段安逸的午後時光。得知主人家在大掃除而無法去調教室的失落感,被可以與同好一起吃午餐這件事給沖淡了。

一如往常的坐在副駕駛座上,但內心卻多出了一些離別前的感慨。試圖讓自己不去想『最後』這兩個字,催眠自己再過兩個月就可以再次見到並陪伴在主人身旁,但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黏著主人。

「主人~Shiro會想你的~會很想很想喔~」我用撒嬌的語氣抱著主人的手臂說道。

「好,要繼續想。」主人貌似聽習慣了,有點無奈的說著重複的話。

吃完飯後,準備動身前往同好家借調教室,這時的我才猛然想起...上一次離別前的調教貌似讓我的屁股瘀青了兩週以上,那這次呢?

msr2.jpg

本文.虐

因為時間並不充裕,抵達經常來打擾的同好家後,我們很快的進入調教室,並把道具攤在地板上。而原本很興奮的我,卻想起之前痛到喊安全詞的那次調教,而開始有點膽怯。

「你在幹麻,還不快脫外套跟圍巾!」主人命令道,我卻聽出了當中怕我感冒而不讓我全裸的意思,頓時心暖暖的。

我用動作代替言語,快速的脫下衣服,站到竹竿吊點下等待主人。很快的,主人拿出手腳銬並把我的雙手分別固定在竹竿的兩側,讓我想起教堂裡,耶穌基督的姿勢。

「要開始囉。」主人毫無預警的拿出一條藤條抽向我的屁股。

「啊~嗚!」因為動的幅度太大,不小心把手銬扯下來、害怕主人處罰的我,全身不自覺的開始發抖。



「嘖!」聽出主人不悅,我小心翼翼的站回原本的地方等待著,但每被打一下,布制的手銬便鬆開,在經過兩三回合後,主人終於拿起擺在一旁的繩子。

主人重新用繩子把我的雙手綁在竹竿上,並順手把脖子與腳也綁在一起。慶幸酷刑可以再稍等一會兒的同時,也責怪自己的耐痛力太低,導致主人必須用別的東西來拘束我。

「到底為什麼不用繩子還不行?明明皮件就很快...」主人的碎語中夾雜著無奈和不快,而這意外地讓我看到主人幼稚的一面。

這個彎腰的姿勢也讓我想起F之前貌似也這樣綁過我,懊惱於自己的分心時,發現主人把各種sp道具擺在我面前,讓我清楚地知道用在我身上的木拍或藤條是哪一隻。



把我固定住後,主人繼續拿藤條抽我,而我在忍了幾鞭、快不行時,終於哭了出來。

原本以為主人會像以往一般的無視我的眼淚,直到我真的不行時才停手。這次卻出乎意料的在我哭出聲時從後面擁抱我,並親暱的撫摸著我的頭、親了親我的頸肩。

「Shiro...我愛你。」聽見主人細聲細語的說著平時鮮少聽到的話語,我的心情莫名地平復了下來。

「嗯...」眷戀的埋進主人的胸膛,聞著主人專屬的賀爾蒙,小聲的回應道。

主人的溫柔只維持了片刻,在我以為鞭打已經結束時,主人很壞心眼的要我自己挑道具。看著眼前整齊排列的凶器們,我頓時傻住了,畢竟誰都知道主人用什麼打都會痛,不用說當他m的我了...

but3.jpg

畢竟很久沒有被鞭子以外的東西打了,鈍痛的疼痛感讓我始終無法習慣。本想要咬牙忍住並承受主人所施予的痛覺,但主人卻有其他的想法。

「主人...Shiro快不行了...」我用著有些虛弱的聲音,哀求主人停手。

「求我啊?」主人戲謔的命令道。

「主人...求求您...真的好痛...」帶著連我自己都沒注意的哭腔,抬頭看著主人說道。

「喊安全詞我就停手。」主人的手毫不留情的拿著塑膠管與木拍輪流打向我的屁股。

「可是喊了就結束了~嗯~mxxxx」有些不解主人為何想要我喊,但已經忍耐不了的我還是說了出口。

「大聲點!」「mxxxx...」

「乖...傻瓜,只是結束這一個項目而已,又不是結束調教。」主人邊解繩,邊在我耳邊解釋道。



解完繩後,主人把我拉到桌子上坐著,並要我在他面前自慰給他看。納悶主人為什麼突然對我那麼好,卻看到主人把一面鏡子搬到我面前時,發現自己低估了主人的惡趣味。

在主人的視線下很快就高潮的我,精神恍惚的聽到主人叫來了同好,要他好好的看我淫蕩的樣子。驚嚇於主人會讓別人觀看我m一面的我,不免有些害羞與不自在,試圖閉上眼睛時又被主人制止。

「張大眼睛看鏡子。十次高潮前不准停。」本能性的看向主人,卻被命令喝止了。

「嗚~主人~!」一次次的數出我的高潮次數,原本只是一個很普通的項目,卻因為有旁人在場而格外的新鮮,看著鏡中的自己也讓我越發的覺得自己真的是個變態。

but2.jpg

好不容易達到了第十次的高潮,主人居然拿出橡皮筋,並把它套進我的腳背與大腿上。已經虛脫的我只能被動的任主人玩弄,感受著肌膚上的疼痛感和充滿我身體的無力感,這也在無意識間讓我更加的亢奮。

當主人結束變態的虐待後,我疲憊的趴跪在地上。主人一時起意,讓我面對鏡子,並用F製造的散鞭鞭打我的背與屁股。

看見自己的表情轉化,我貌似了解主人為什麼會看到這樣的我會興奮了。還來不及感嘆,就被主人賦予的一切拉回了現實。

在我幾乎無法移動只能口頭上求饒時,主人結束了今天短暫的調教。一起把道具收好後,跟著主人坐在沙發上聊天,忍不住想要撒嬌的衝動,窩在主人的大腿上、握住主人溫暖的雙手,不知不覺中就陷入了沉睡。



結語

當天回到家鄉準備過年時,聽見同好訴說著他對今天下午的感想。當他說我昨天去他家私聚都沒有睡的那麼沉時,我也深感意外。

“他雖然也睡著了,但也是把你緊緊的抱在懷裡,淺意識怕你掉落吧。那並不是一個很好的睡姿,加上今天也能感覺到他疲倦。

真正的ds不是身體調教之類的,而是一種很平靜的感覺。身體沒有動作,但心裡卻是很自然的臣服於下。”

今天握著主人的手、依偎在主人懷裡熟睡的樣子連我都不免感慨。也許就是因為如此,才能睡的這麼安心...


未完待續...

1 Comments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7/03/19 (Sun) 01:11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