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飛客.6/13.酒與繩

Category[調教] SM聚會

「酒跟互動,你只能選一個。」---夏先生


前言

可能太久沒有喝酒,下樓後還是忍不住點了一杯酒,然後坐在角落四人桌開始發呆。

剛起床還在恍神的我,完全沒有笑,導致夏先生一直被其他人問『小五怎麼了?』,奇妙的是沒有半個人直接來問我。

是我看起來特別兇嗎?其實只是在放空罷了。(苦笑)

IMG_0152_结果

本文

這次由於選了酒過於互動,所以比起上次有被同好綁,這次更多的是與熟識的朋友一起聊深入一點的話題,甚至也認識了幾位新朋友,算是意料外的收穫。

活動時間差不多過半時,我有點想夏先生了,所以到處找他,最後在外面的吸菸區找到他,結果剛好遇到了阿牧。

「你還記得很久以前有綁過我嗎?」我突然一時興起,聊起兩三年前的事情。

「當然記得,我不常綁女生。」他吸了一口煙回道。



「哈哈,我的確每次都看到你綁帥哥~你今天有想要綁的人嗎?」由於上次他綁男生的美好畫面還烙印在我腦海中,所以私心想要再看一下。

「有呀。」

「誰啊?」我突然很好奇,但我也不一定認識就是了。

「你。」在他說出口後,我小小愣了一下。

「啊...那你要問他。」我指向坐在不遠處階梯上的夏先生。

「好。」他掐熄煙後答應我,然後回去裡面。



我以為在我恍神的時候,他已經問過了,但約莫五分鐘後,他又回來,手拿一瓶酒給夏先生。

在我眼中,面前交流的他們顯得很有趣,但我也怕主人會不答應,畢竟我已經選了酒,不該再把這顆球丟給他讓他難做人。

結果出乎意料的,夏先生答應了下來,還開玩笑說:「我不是因為一瓶酒把你賣掉的喔~看你臉這麼臭,去吧。」



在我暖身的時候,腦中一直在運轉,思考著幾年前被阿牧綁的記憶,卻悲劇的發現自身的記憶力有限,能回想出來的都是雞毛蒜皮的事。

所幸他剛好把裝繩子的包包提過來,開始綁我,讓我從回憶中回到現實。

他的繩子傳遞出緊張的氛圍,瞬間讓我想起第一次我被他綁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

當我問他是否有點緊張時,他回答我:「我總覺得女生的身體一下子就會壞掉,太軟了。」

「我是易碎物品嗎?」我開玩笑道,內心卻蠻同意他的話,畢竟如果我在上面太久,也是會痠痛個兩三天。



阿牧很快的綁了後手縛、腰胯和大腿上的單柱縛,接著馬上就把我吊上去了,接著換一個姿勢便下來。

他用一種完全不溫柔的綁法,卻傳遞出了本人的細心,疼痛感沒有持續太久,算是一個很好的互動。

不管是聊天還是解繩,可能是雙方都放鬆,所以氛圍很輕鬆。

我知道隔天會產生矛盾感,比如看到繩痕就會覺得有上去比較好,但當下總是會比較喜歡解繩。



結語

其實他給我最大的震撼並不是繩縛,而是那句不帶任何意思的讚美,配上偶爾幫我整理頭髮的動作,真的讓我心情變好。

將純粹的欣賞說出口會讓人心情愉悅,我相信這句話。

謝謝阿牧花時間綁我,也謝謝他有注意到下來後的我需要水跟酒(喂)。

最感動的是夏先生允許我喝酒跟互動,當然也謝謝整場活動陪我聊天陪我瘋的那些同好們。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