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飛客.5/9.意猶未盡的繩縛(中)

Category[調教] SM聚會

本文.續

除了他本身的魅力之外,當然還有許多令我馬上就投入的理由,像是繩子在身上滑動久違的觸感,讓我陷入亢奮的狀態,也有可能是那幾口酒精的功勞。

無論如何,原本最無聊的後手縛卻是這次最享受的其中一環,我甚至想要把原本漫長的時間拉的更長。

沒有多餘的對話,沒有刻意的互動,甚至可以說是將對話的限度降到最低,偶爾有的對話像驚喜包似的,讓我渴望著更多。

突然縮緊的繩子、順繩時的動作,都會讓我忍不住喘息。明明很舒服,與此同時卻又希望他沒有聽到,因為感覺這樣弱點就會被發現。(笑)

freak2.jpg

後手縛綁完之後,他走到我的前面,不知道為什麼不太敢看他的眼睛。不知道要將眼神放在哪裡,飄來飄去,直到他蹲下來開始綁腰胯,我才默默地低下頭、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繩子繞過大腿時的觸感很舒服,在綁完腰胯後,後手縛也接上繩子,這時我才知道要側吊。

其實想想也很合理,畢竟如果右手容易麻,那左下右上就不會麻了,事實的確是如此。



第一次固定時,左腳勉強可以踩地,當右大腿也上去時,我整個人往左倒,直到他將我的腰胯拉上去,我才順勢將左腳勾上去。

他跟別的繩師不太一樣的地方是,不管是右腳腕還是左腿,雙腳都是在我在上面旋轉的同時綁好的。

理所當然控制不了旋轉的我,有幾次都不小心踢到他,那個當下覺得異常的羞愧,不過腦中的那些『他的褲子會不會髒掉』等等破壞氣氛的OS,一下就被他的話語拉回來。



全程不超過十句話的我們,只有最基本的對話,但它們卻像咒語似的在我的耳邊環繞著,始終散不去。

「還可以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再一下子就把你放下來囉。」「往後躺。」
「往前。」「躺側邊一點。」

伴隨著這些話語的是偶爾的摸頭、安撫與擁抱,到後半段,甚至幫我整理頭髮時指尖觸碰到脖子都能讓我呼吸加重。



在上面待的時間很短,有些人應該等待的就是吊上去的那一刻,可對於我來說,那幾分鐘卻是最煎熬的,因為一個人在上面,對方在旁邊看著的感受很孤單。

不過他時間抓得剛剛好,幾分鐘後就開始幫我解繩,從頭到尾都不用反應身體出了哪種狀況。

頂多是解繩的過程之中,左手開始微麻,還有腰胯的位子有點痛,我知道這些踩地後都會消失,所以這樣的忍耐反而有增加一些快感。

當最後的一條吊繩被解下來,他扶著我的手臂坐到地上,沈浸在氛圍之中的我,把潔癖忘得一乾二凈。

這不是我第一次的側吊,卻是我很享受投入、也是尤其驚艷的一次。



To be continued...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