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濕透的全身(上)

Category[調教] 白日夢

弁言

昨天參加了一個朋友舉辦的聚會,沒想到卻遇見了一個看起來很像初戀男友的人,倒不是面貌上有多相似,而是給人的氛圍與感覺。

當下愣住的我,赤裸裸的盯著那個人看,彷彿在透過他看另一個人,腦中陷入了當初的回憶裡。

人們總是說,有緣無份的人,尤其是那些你抱持著愧疚的對象,再次回想時,只會出現那些最美好的回憶,就像活著的人永遠比不上逝去的人一樣。

那個人貌似察覺到了我的眼神,端著杯子向我走了過來。

IMG_3498

本文

「請問我們認識嗎?」耳邊傳來他微婉的質疑聲,我略微尷尬地搖頭。

「不認識。只是回想起了一些事情罷了,不好意思讓你感到不自在。」我說完便對他露出一個抱有歉意的表情,而後轉身就走。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聊聊。」他勾起嘴角,和善地建議道。

在我回答他之前,夏先生剛好結束跟朋友的對話走了過來,摟住了我的肩膀,我冷不防地被肩膀上的力道嚇到,隨之身體一顫。

「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彷彿察覺到了奇妙的氛圍,我搖了搖頭,隨之跟著夏先生離去。



回家的路上並無任何對話,直到進了家門我以為都會保持著這樣的沈悶感,抱持著想要轉換心情的態度,轉身進浴室準備梳洗。

但夏先生卻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跩著我來到臥室,然後將我一把摔在床上。

「嘶...」雖然床墊很軟,可是還是被反彈的力道震了一下。

我試圖用雙手撐起身軀,卻被他一巴掌的打回了原位,那個力道大到我有些恍神,回過神來才發現他的眼神有些不對勁。

「你怎麼了?我有做錯什麼事情嗎?」我有些納悶的詢問道,可是他如若沒聽到一般,單手抓著我的頭髮,將我扯起身直視他,然後一巴掌又落在我的臉頰上。



我沒有等來期待中的回答,反而得到了更嚴重的對待,這時的我才發現,原來夏先生在平時的調教之中,真的是在配合我。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可以告訴我嗎?可能是誤會,拜託你讓我有解釋的機會。」我有些受不住的爬下了床,想要站起身讓彼此冷靜一下。

他的態度卻沒有像以往軟化,反而在我下床後,將我的洋裝脫掉,並壓住我的肩膀,逼迫我跪下,過後又將一隻手按在我的頭頂,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撫著,我卻知道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To be continued...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