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做錯事的孩子

Category[夏言] 奴隸記述

最近夏先生跟我有一些矛盾點需要釐清,最主要的爭執在於日常中的一些『該完成的事情』。

白天放聰明球跟掛吊飾,晚上塞肛塞穿馬甲是每天的基本功課,可是我常常沒有做到,可以算是三天捕魚兩天曬網的懶惰程度,完全沒辦法持之以恆堅持下去。

這樣想起來,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為什麼我沒辦法『乖乖的』聽從夏先生的命令行事?

為什麼日常生活中,我會不喜歡這種類似調教中才有的命令?

思來想去,應該是我習慣將調教中的我與日常中的我做出區別吧。

3G3A3654

調教除外的時間,我喜歡把掌控權握在自己手中,就算是夏先生也沒辦法剝奪這項權利。

雖然很不公平,但就是因為喪失過自我,有過完全將自己交出去的經歷,所以現在的我才無法做到。

可能是害怕或恐懼,也可能是沒有安全感,總而言之,我『習慣』在我『願意』的時候,戴上聰明球、掛上吊飾、塞上肛塞然後穿上馬甲。

顯然,這對於一直為我著想的夏先生而言,可以說是不合格,完全不夠。



「我對你的這些要求都是對你身體好的事情,為什麼你總是將我的話聽聽就算了?」

面對他的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確切的答案是什麼,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道歉,就算他說他再也不想聽到『對不起』這三個字。

我就像一位做錯事的孩子,徬徨不安,急迫的想要尋找答案,那個阻擋我聽話的主因。

雖然嘗試過單純地『聽話』,可結果便是宛如退化成那個只聽從命令、內心不曾有任何波動的過去的自己,超乎尋常的壓抑。



對不起,我沒辦法討主人歡心,主人說過的話如果不寫筆記就會忘記,完全無法將主人的命令與話語烙印在腦海當中。

我更不是一位合格的sub,至今還緊握著對自己的掌控權。

以後會繼續努力做好我的本分,請主人不要對我感到失望,亦或者說,如果已經失望了,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努力做到最好。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