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假借寫心得之名,行黑夏言之實

Category[夏言] 關係附筆

最近由於日常中比較繁忙,沒有什麼對於調教的幻想或慾望,可是偶爾的調教還是讓我心跳加速。

以下就來抱怨一下夏先生所喜愛的某些調教方式,正大光明的黑一下夏先生吧。(笑)

IMG_3344 拷貝

我依稀記得剛建立關係時,夏先生總喜歡問我喜歡什麼項目,有沒有特別想嘗試的事情等等,但當時只把自己可接受的項目舉列出來,而不可接受的項目描述的特別清楚。

夏先生這個人,很愛在喜愛的項目之間穿插一些我很討厭的舉動,例如低週波和浣腸,還有搔癢和肛調。

有一次玩後門前面潮吹後,他就特別喜歡這樣出其不意,而被固定住的我,只能在內心偷偷幹ㄍㄧㄠˊ他。

到現在一年多,其實完全無法接受的項目只有低週波、穿刺、黃金跟聖水。後面三個是打從一開始就沒辦法,但低週波真的是一個入圈後半途開始厭惡的項目。



聖水可以用淋的,可是無法喝進去,黃金就是整個潔癖發作沒辦法接受,而穿刺則是可以穿別人、自己無法被穿的雙重標準。

低週波比較不一樣,我討厭那種無法控制的感覺,那種不舒服跟恐懼感,在有一次夏先生嘗試的當下,爆哭出聲。

一直無法接受的我,在之後的一次機會之中,將低週波用在夏先生的身上,得到了一個滿足的回饋,也平衡了心中的埋怨。



「為什麼一定要嘗試去突破那些項目呢?」在一次調教結束後,我直問了夏先生。

「因為這些不是原本一開始就討厭的項目,我想要讓你感受那些項目之中的美好。」他親吻我的額頭,回覆道。

「討厭的還是沒辦法改變,不過至少嘗試過了。」我抱了抱他,用頭蹭了蹭他的胸口。

抱到我滿意時,抬頭一看,夏先生果然露出了一個很無奈又無可奈何的表情,對著他笑了笑,他的嘴角也隨之勾起,讓我差點想要撲倒他、把他吃掉。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