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主奴關係.9/13.放置睡覺(下)

Category[夏言] 奴隸記述

「幫你通一通腸胃吧?」他將出門前拿出來退冰的牛奶打開,一邊消毒針筒,一邊建議道。

我點了點頭,默默地跪趴在床上,等待接下來的浣腸。

雖然不喜歡灌進去後需要忍住不上出來的那幾分鐘,可是想到偶爾清一下對身體也比較好,就妥協了。

當牛奶從針筒中灌進去時,涼涼的感覺充斥著整個腸道,我忍不住發出了一個舒服的嘆氣聲。隨著一管一管的牛奶進到我的體內,腸胃也開始蠕動。

夏先生為了讓我不要太早噴出來,塞了一顆小肛塞,就開始計時了。

20190920_191005_0013.jpg

「嗚~要出來了!」在經過三分多鐘後,我慢慢的下床,想要往廁所移動。

「還不行喔~還有兩分鐘!」他殘忍的阻止了我,不過做了一個折衷的決定,那就是把我帶去淋浴間。

站在淋浴間的中央,略微崩潰地盯著地板,嘗試把注意力集中在別的地方,小聲地喘息著,但最終還是忍不住了。

夏先生看到我這樣,拿起手機開始錄影。不知道是不是被盯著看很羞恥,還是其實想要上廁所只是我的錯覺,我並沒有馬上噴出來,反而需要按壓肚子,才有牛奶從後門出來。

噴灑的那個畫面,事後看的時候有種病態的唯美感,可是當下的自己還是無法從『我站在一個從肛門噴出來的液體的正中央』的想法走出來。當有潔癖的我瀕臨崩潰的那個瞬間,夏先生才允許我沖洗身體,坐在馬桶上上廁所。




「真的是太過分了!」我上完廁所,再去沖洗全身一次後,躺在床上對著在浴室洗道具的夏先生抱怨道。

「哪裡過分了?我是在幫你清腸胃!」他拿著還未擦乾的道具們,坐到床沿,用手指彈了我的額頭。

我用雙手摸了摸被彈的地方,一邊暗自想著這個地方一定看起來紅紅的,一邊躺了下來,任由他幫我戴上眼罩、手腳銬、項圈和按摩棒。

原本以為今天也能像之前一樣,在放置中直接睡到天亮,可是夏先生好像我肚子裡的蛔蟲,識破了我的想法。在我睡著的時候,時不時地抽插著按摩棒,當我開始渴望更多,他又停了。

這種折磨持續了快兩個小時才停止。

你問我怎麼停止的?當然是夏先生用他自己來止住我的飢渴。(笑)

20190920_191005_0011.jpg

20190920_191005_0017.jpg

20190920_191005_0009.jp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