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平淡亦溫馨的搞笑日常

Category[夏言] 關係附筆

每次見面,我都會坐在夏先生的腿上,任由他溫柔地親我的嘴唇和額頭,然後開始時不時地挑逗我的乳頭,當我發出呻吟聲,就會突然間感受到兩腿之間的小樹根站了起來,成就感就會填滿我的內心。

「歪一遍很好笑誒!」我盯著他的兩腿之間,捧腹大笑。

「還不是被你坐歪掉的!」他一臉無奈的要我把它橋回來,而我則是望向遠方當作沒這回事。

「你不把它橋回來,又一直摸,然後等它變大又不摸了,撩一下後不撩真的是很討厭!」他貌似開啟了奇怪的開關,激動的控訴道。

201994_190904_0004_结果

「我示範給你看!」他看我好像不懂他的意思,乾脆直接動手。

夏先生把我的雙手固定在身後,開始撫摸我的下體,可是摸法真的是讓我笑到不行。

「不行了!肚子好痛...笑到肚子好痛~」癢癢的感覺讓我超級煩躁,把手臂從他的手中抽回,拍掉他的手。

「我馬上幫你橋回去齁!」懂那種煩躁感後,我略帶同情的想幫他橋回去,可是不小心用指甲摳到小樹根,可想而知,我又被彈了額頭,然後念了一小頓。

「你!你真的是!所以才叫你平時陰蒂環掛吊飾,真的是很粗魯欸!」他一臉我沒救的表情一直唸我,我只能左耳進右耳出。



晚上洗好澡後,我噴好護髮噴霧跟擦好髮油,看著自己濕漉漉的頭髮,拿著吹風機在發呆。

「你在幹嘛?」他看著恍神的我,問道。

「幫我吹!」我看了看吹風機,又看了看夏先生後,戰到他面前霸道的撒嬌道。

「嘖嘖...你看,寶寶就是這個時候才有用。剛剛全身按摩,現在吹頭髮,你跟我再一起有什麼需要煩惱的嗎?」他寵溺又樂在其中的自言自語道。



「躺在床的角落。」夏先生拿起吹風機,墊了一個小枕頭在床腳後說道。

在我差點睡著的時候,他將我翻了身,呈趴著的姿勢,仔細的幫我吹乾後腦勺。

「我差點睡著了!好睏喔寶寶~我要刷牙!」我整個人攤在床上,幻想著能不動就刷好牙,只不過根本不可能發生。

夏先生走去浴室,站在洗臉台面前,一個人在房間的我突然有些寂寞,默默地走去浴室從後面抱著他,看著他幫我擠牙膏,我以為他會直接將牙刷放到我手裡,本能性地伸出手,可是等了半天都沒有動靜,只能瞄一眼,原來他幫我放在了一邊。

「你齁!」我一邊刷牙,一邊聽著碎碎念。



P.S.
結果又被他碎念了一頓w

嘿嘿😁到底誰才是m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