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恐怖二哈貓之睡の怪癖 (2)

Category[夏言] 主人雜記

這篇的內容有點難以啟齒,但作者有交代,要把踢蛋蛋、抓鳥鳥跟打臉都寫進去,夏先生只能當苦命的勞工寫了。

在一起經過了一年的時光,夏先生的那裡就已經有了兩次的就醫紀錄,一次是蛋蛋、一次是小樹根。

這是算那門子的主奴?

你們一定很好奇,怎麼受傷的都是當S的我呢?

201994_190904_0007_结果

背景音樂🎵響起——

别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

阮的性命不值錢

别人若開嘴 是金言玉話

阮若是多講話 念咪着出代誌…



夏先生要發表不自殺宣言,因為接下來的事情,都是真的。

事情發生在某次二人一起共眠的夜晚,天還沒亮,突然下面傳來陣陣的痛,帶把的應該都了解,那是無法叫出聲的疼痛。

換另一個說法就是“痛到在床上打滾的經痛”。

不知過了多久才終於可以起身,眼神帶有殺氣的望著身旁打呼、磨牙的兇手,睡姿真的像隻豬似的,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搖醒她。



「幹嘛用腳踢我的蛋蛋?」我壓住怒氣問道。

「有嗎?」她睡眼惺忪回答後,就轉身換邊再睡了,留下我一人孤單單地坐在床邊忍著蛋疼。

經過幾個小時,蛋居然變大了!吃了止痛藥還是一樣的痛,只能當天請假去看醫生。

當醫生問我「怎麼了?」的時候,我只能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句「不小心撞到的。」(搖頭嘆息)



另一次小樹根受傷的事件,是作者要開學前,夏先生去送機,為了相處久一點提早大約快九個小時抵達機場發生的慘劇。

餵飽二哈貓的肚子後,我們的慾望因為許久不見而被點燃,搜尋到機場附近的酒店後,就去開房。

房門一關二人瘋狂的做愛做的事情,由香草到暴力,深喉嚨跟69的前戲,姿勢換來換去的時候,卻發生了悲劇。

當姿勢換到女上男下,作者一時腿軟,角度錯誤的向下坐了下去!

「好痛喔!」作者喊了一句,兩光的她完全沒有注意到夏先生已經連一句話都説不出口,我只默默流了幾滴眼淚,草草結束。🔚



在送完機後,回到家經過一夜的忍痛睡眠💤,一早醒來上廁所時,尿居然是紅色的!

更恐怖的是,小樹根不僅僅彎了還腫了,驚訝之餘只能去看醫生。

當醫生叫我脫下褲子,戴上手套捏了捏、壓一壓後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時,我還沒說話,單單只是看醫生的表情,心就涼了一半,最終只能老實回答。

醫生用針筒抽出血水,小樹根也消腫許多,屁股又被打了一針,才拿藥回家...

回家後告訴作者這件事,她還覺得我是騙人的,直到傳了照片才相信我說的話。

X!有一天要真的會被我家這隻玩壞!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