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上癮.暴力後的溫柔(3)

Category[調教] 白日夢

「對不起,我昨天晚上不是故意不回家的,我只是...」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不用說了。你覺得沒有我的同意,你能離開嗎?」他打斷了我的解釋,他一把將我拖進調教室。

我腦袋一片空白的被他拖著走,直到我全身都被道具固定住後,才回過神來哀求他。

「我們昨天晚上真的沒有什麼!我只是借宿一晚,你可以打過去問問他。求求你,我真的沒有背叛你,拜託不要這樣對我。」我用顫抖的聲音求饒道。

看著他現在陰鬱的表情,我有種從一個狼窩逃出來,又掉進獅子窩的錯覺。

2019528_190528_0006_结果

「這種話等調教結束後再說吧。」語畢,他拿出一條一本鞭甩到我的背上,一條暗紅色的痕跡瞬間浮了上來。

我悶哼了一聲,咬緊的嘴唇流出了一條淡淡的血水。

當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我的意識逐漸模糊,他卻賞了我幾個巴掌,然後將兩根按摩棒同時插入了我的小穴和後門。

「這樣妳都能精神抽離,該說你進步了嗎?」他露出了一個諷刺的微笑。



終於,因為委屈而流下眼淚的我,再次請求他住手。

「主人求求你,這已經不是調教了,我不要了!」我一邊喘息、一邊用調教的稱呼哀求道。

「噓,還沒結束。不要這麼掃興,你看,我需要把你身上不屬於我的印記全部蓋掉。」他用手滑過昨天被哥哥打過的痕跡,我卻從中感受到了絕望。

他將他的肉棒塞進了我的嘴裡,只要牙齒磨到一次,緊接而來的就會是更殘酷的處罰。

被他一路從精神到肉體的折磨到天亮,我最終只能躺在地板上休息,可余光卻看見他拿出了穿刺用的道具,並把目光轉向我的乳頭。



「這樣你就是我的了,你永遠都是我的。」他一邊將針穿了過去,一邊在我耳邊輕聲說道,不知是在說服我,還是在說服他自己。

一整晚的調教讓我忽略了穿乳環的疼痛,只是麻木地盯著正在流血的乳頭。

我累到說不出任何話,腦中卻閃現了出門前哥哥所說的話。

我想,他們已經見過面了吧?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面對這些問題的我,終於不堪負荷的暈了過去。

再度甦醒已是半夜,躺在床上的我全身清爽,他貌似已經幫我洗澡擦藥了。



盯著手上端著粥進來的男友,還未康復的身體不自覺地顫抖著。

「對不起,昨晚我不是故意的。原諒我好嗎?」他一邊餵我吃飯,一邊道歉,但我只是默默的吃完他餵的食物,並再次躺了下來。

「可以幫我把包包拿進來嗎?」過了許久,我才小聲地請求道。

他沈默地看著我,最終妥協了。



等到他走出了房門,我打開手機,傳了簡訊給辰軒。

“哥哥,我想回家了,拜託你接我回去好嗎?”
“你不是在你男友家嗎?怎麼了?”
“…求求你了,我只想待在你的身邊。”
“知道了,我現在過去。”

過不到一小時,門鈴就響了。我不清楚辰軒到底和他說了些什麼,導致他很輕易的就放人,可是我卻知道回去後,我需要承受不聽話的處罰。



從小,我就幻想著擁有一位既溫柔又暴力的男人。 渴望自由與依賴的心態導致我既離不開這樣的他們,與此同時,又矛盾地想逃離這種關係。

矛盾使我瘋狂,暴力卻帶給我平靜。我也知道這是個錯誤,但就是無法克制自己。如果有人問起,我想這些都是我該承受的,為了彌補那些過錯,就算錯的人並不是我。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