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主奴關係.5/15.溝通

Category[夏言] 奴隸記述

「有時候我會想,自己在溝通上採取的消極模式,哪天會被夏先生打破。我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天來得比想像中的還要快。」— 作者


心靈層面上的自我調整,對於日常生活而言,其實比調教本身還來得更有用。

原本今晚的預定要調教的我們,出去便利商店買了酒跟下酒零食,但當我們把酒都喝完,迎接而來的卻是累積已久的怨言和失落。

原本只有夏先生一個人在講話、在提問、在發洩,而我只是靜靜的聽著,中間試圖解釋的機會都被他蓋過去,久而久之,我的怒火也出來了。

大概是第一次對夏先生認真的發脾氣,連自己說了些什麼都忘了。

_MG_1698

「你那麼愛打斷我說話,不如帶上口球算了。」我一臉凶狠的建議道。

「…你要我戴上哪個?狗骨頭的?還是有肉棒的?」我訝異的看著他真心的回應,沈默了。

「隨便你。」我隨口回覆,然後開始組織語言,可是結果還是想到什麼說什麼。

一開始他坐在浴室的地板上,點著一根菸,靜靜的聽我講一些內心的黑暗想法,不管是對人、對事、還是對他,但講了快半個小時後,他居然跪在我面前。

對我而言,跪下這個動作沒有任何的難度和意義,但今天他的這個跪下,我卻有些心疼,因為他一定下了很大的決心。



試著想想,如果我是他,我肯定不會這麼謙誠地對一個小我這麼多歲的人下跪,尤其我還是一個任性的小孩子。

「今天有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嗎?」我把想說的都說完後,將他的口球拿開問道。

「有,今天都得到了。你要知道,直到你不要我為止,我都會在。」聽到這句話,一陣酸痛從心臟裡湧了出來。

真的很為他、為我、為我們的關係感到心酸,可是我也知道,我並沒有勇氣跨出那一大步,尤其當我現在的人生還不完全掌握在我手裡,我不能讓我的家人擔心。



哭了一整桶的衛生紙,用蒸氣室眼罩敷眼睛時,卻被夏先生來了個香草調教,三個洞都塞滿,一直求饒,直到潮吹了兩三次才停止。

「怎麼辦,肚子脹脹的!」隔天起床時,我有些鬱悶的看著他抱怨道。

「因為沒有排出來呀!我昨天沒有把你榨乾。」

這樣抱怨的結果就是,露出攝影時,潮吹兩次為結尾。

隔天回憶昨晚一個人說一個半小時的演講,就天亮的情況,就覺得偶爾的熱血真的是很羞恥,但確實輕鬆許多,更是改善了下次調教的品質。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