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主奴關係.5/12.乳膠面具(下)

Category[夏言] 奴隸記述

在回想著剛剛的對話,對於自己的選擇有些不可思議,為什麼我會想選擇暴力多過於溫柔?難道我只是想看他虐不下去的表情,暗自感到甜蜜嗎?

這樣想的我,全身已經戴上了口球、眼罩、項圈和皮手銬,右手拿著安全球。不清楚他會從哪方面著手,既期待又害怕受到傷害,只能維持羊仰躺的姿勢等待夏先生。

突然間,小穴中除了小紫以外,又被加入了未知的東西,我皺了皺眉頭,感受著些許的疼痛,尚可接受。

那種忽然之間的莫名恐懼,與我想像中的粗暴有所差距。

ccd3253ab7a956058e5c55eb6b9911afa_18882873_190514_0009_结果

「知道下面插了什麼嗎?是小黑跟小紫喔~你看你多麽的淫蕩?」他一邊羞辱我,一邊將兩隻按摩棒同時拔出來,然後在我還未準備好之前,就插入了我。

我除了呻吟和搖頭表示我不淫蕩之外,只能被動的享受著他給予我的一切。那狂野般的性愛讓我們累積半年的慾望得到解放,這次不如以往,夏先生幾乎把整個房間都臨幸了一遍。

到處都是我潮吹跟高潮的痕跡,不管是走道、門口還是床,全部都佈滿了我的味道,腦中有個好笑的想法,只希望下次不要變成旅館的黑名單。

當然,這種跳脫的想法被夏先生給打斷了,他抓著我的頭髮從床沿拉到床正中間, 讓我又陷入了狀態。



當我坐在上面擺動時,由於腳很快就沒力了,他直接抓著我的頭髮上下抽插,讓我有種抽離了自我的錯覺。可是在恍神之際,他大力的又打又捏又抓我的各個身體部位,將我喚回現實。

『啊...感覺等等就要瘀青了...』內心這樣想的我,只能在眼罩後面偷偷地瞪夏先生。

「累了嗎?」當我忍不住趴在他身上喘息時,他揶揄道。

我點了點頭,他便幫我把除了口球以外的裝備全部都解開,讓我有種結束的及視感,但下一秒,他又再次的進來。

「你犯規!」我含著口球,努力說著人話。

他只是笑笑的看著我逐漸崩潰,直到我潮吹了不知道幾次,他停止這個帶有快感的折磨,並拉著我去洗澡。

ccd3253ab7a956058e5c55eb6b9911afa_18882873_190514_0022_结果

ccd3253ab7a956058e5c55eb6b9911afa_18882873_190514_0003_结果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