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癒合的過程

Category[夏言] 關係附筆

「我很努力的修復你的傷口,但你偶爾無心的舉動卻刺傷了我。」— 夏先生

有時候覺得自己有種把另一半逼瘋的能力,總是在他很生氣理智線斷掉時,我連他為何生氣都抱持著疑問或是不理解。

前陣子夏先生很傷心的跟我說,他感覺不到我的心時,我不知道該回他什麼。

「因為我需要自己的空間,所以才會忽冷忽熱。沒有拒絕溝通,只是覺得現在沒有什麼需要溝通的問題罷了。」

這樣說,他還是不會理解吧,畢竟在氣頭上,倒不如讓他發洩一下情緒,等他冷靜下來後再說。

20190203_190508_0016.jpg

「是我的錯,我是不是把你寵過頭了,所以你才會這樣。」

其實,我不是沒有血淚的人,我也是會被那些氣話傷到,只是我選擇不去說罷了。

看著他打的一段又一段,從一開始想要解釋,到後面只是看著,看他會不會停下來。明明是我的錯,不應該覺得委屈,可是眼淚還是掉了下來。

固執如我,怎麼會告訴他這件事?

把對話窗關掉,打開YT點了一個新出的MV,卻因為內容太悲傷而哭得更傷心,不知道是因為被MV感動到,還是本身很久沒哭了,但當下的我決定一個人在半夜放聲大哭。



用了三四張衛生紙才停止這個愚蠢的舉動,可悲的是,過度換氣症候群又發作了。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塑膠袋也沒什麼用。

明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有種吸不到空氣的錯覺,逼迫自己放慢速度後,發現自己很久沒有吃東西了。

『血糖該不會過低吧...』

這樣猜測的當下,有種想要吐的感覺,衝去廁所後,抱著馬桶就吐了出來,幸好除了胃酸以外什麼都沒有。

『明天要不要去看一下醫生呢?』

處理完生理症狀後,發現已經過了半小時以上,想了一下,還是簡單的跟夏先生說了剛剛發生的事情,然後道句晚安,就躺到床上準備睡覺。



躺在床上,回想著家中的醫學書中過度換氣症候群的可能原因與處理方式,嘆了一口氣。

唯一的想法只有:「抗壓性還要再加強呀...」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