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骨灰vs血液

Category[夏言] 關係附筆

「夏先生,下次改遺囑的時候,可以留下我的名字嗎?把骨灰留一點給我。」---扭曲的作者

在一次的談話過成中,不知道為何,突然聊到了遺囑這件事情上。

對於一個20出頭的我而言,立遺囑這種事情理所當然不存在,

可是對於夏先生而言,卻不是如此。

會提出這種好笑的要求,只是純粹地希望能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些什麼;

一些足夠深刻的痕跡、一些無法抹滅的足跡。

_MG_1385 拷貝

「好想把他的骨灰做成飾品留在身上...」

…なんてね。

偶爾會出現的這種想法,是多麼的變態,又是多麼的實際?

其實我也不清楚我到底想要什麼,可能只是希望能夠永遠都有他的陪伴吧...



「那用血不是更好嗎?還可以保持流動。」

夏先生嘆了一口氣,建議道。

「我回去後就做吧?你戴我的,我戴你的。」

嘟起來的嘴巴終於勾起了嘴角。

有時候覺得自己只長了身體,心靈還是那個小孩子,

不管其他人,單純地想要霸佔他的全部。



「但是遺囑還是要改喔~」我拉著他的手甩了甩。

他輕輕地摸了摸我的頭,應允了。

當下有種莫名的情緒湧了上來,可惜的是,我不清楚那是感動還是悲傷。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