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主奴關係.12/23.調教中的不告知(上)

Category[夏言] 奴隸記述

前言

「我們做個約定,今天直到我說結束前,你只能是小可愛。」

夏先生在幫我戴上項圈後,這樣警告道,雖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但少根筋的個性導致我沒有想太多就答應了。

任由雙眼被矇住、雙手被束縛、跟隨著他的指引來到了房門口,依稀聽見開門的聲音,響起前台就在離房間不到五公尺的地方,就不由自主地驚慌,與此同時,下體瞬間被按摩棒插入。

「怎麼這麼淫蕩?一打開門就濕了?果真是我的小變態。」夏先生在我耳邊細語著淫穢的話,我卻因此更加地興奮。

一邊忍住聲音,一邊卻矛盾地想要叫出聲,在掙扎中高潮了兩次後,他才把我從房門口拉回房間內。

_MG_13602.jpg

本文

「你的開關果然是露出,被我發現了。想要玩後面嗎?」他戲謔道。

「想,請主人玩我的後門。」可能是高潮後的餘韻,我沒有猶豫地答應了。

主人把前面的按摩棒抽出來,引導我到鏡子前面跪著,然後將眼罩取下,讓我在按摩棒進入的瞬間,看著鏡中淫蕩的自己。

按摩棒前後抽插,明明是肛門,卻發出了噗嗤噗嗤的水聲,感到酸酸的同時,下體瞬間噴出了很多水,在我反應過來後,才得知自己潮吹了。

震驚於可以只靠後面潮吹高潮,夏先生卻很淡定地再次用按摩棒把前面塞滿,看著自己下面緊緊夾著兩根按摩棒,羞恥感成為催化劑,分泌了更多的淫水。



「原來我家的小可愛玩後面會潮吹呢!」明明就沒有很驚訝,卻還是這樣對我說的夏先生真的很壞心眼。

他手中沒有停過的抽插,把我推向高潮無數次,直到我虛脫了才停止。

夏先生一臉興致勃勃地把我的所有反應都映入眼簾,從一開始當有液體流出時,本能性的覺得是後面的分泌物的厭惡感,到最後發現都是從前面噴出來的震驚感。

在我盯著自己的身影恍神之際,他彷彿決定放過我一般,將所有道具都拆除,剩下手銬與項圈,並叫我坐在床沿,一邊問我的感想,一邊收拾清潔道具。



我看著他在行李箱裡翻來翻去,有些無趣的有一搭沒一搭地和他聊天,直到他坐到我身邊,用左手掐住我的脖子,賞了我一個巴掌,接著拉扯我的頭髮,迫使我跪在他的面前。

他拿出手機,翻出了我們之前的對話,要我一一解釋其中的意思,但我還沈浸在他剛剛的舉動而不敢看他。

「抬頭看我。」他又狠狠地賞了我一個巴掌後命令道。

第一次被搧到頭暈,根本聽不進去也無法理解他所說的話,卻想起他的警告,只能抬頭看著他,眼睛卻已經恍惚,不管他說什麼,只是本能性地認錯,卻沒想到不辯解的我反而激怒了他。



結語

夏先生把戴著項圈和手銬的我丟進被窩裡,並關上燈,這樣絕望的他是我沒看過的,瞬間,我慌了,我很怕他就此對我失望,就像之前的其他人一樣。

在這種時刻,我還是少根經的以為調教結束了,所以不小心遺忘他在調教一開始所說的約定。

「我還沒刷牙,可以先去刷牙嗎?」摀著棉被,我小聲地要求道。

「我有說今天調教結束了嗎?」他面無表情地盯著我。

下一秒,他拉扯著我的頭髮,又賞了我一巴掌,這次是真的痛到耳鳴,對夏先生的恐懼感上升到一個以往不曾到達的高度,促使我在這一天做了一件人生中最後悔的事情...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