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毫無理性可言的醋勁

Category[夏言] 關係附筆

「我的小可愛,怎麼了?」夏先生在發現我有點不對勁後,在閒暇時間line了我。

「沒有~悶悶的...」明明今天和別人在約會,卻會像中毒一般地魂不守舍,彷彿已經把夏先生這個人刻印在心中,無法不去想他。

「放心,我一樣是你的主人。」我勾起嘴角,他總是知道該說什麼才會讓我心情好過一點。

「你是不是心裡有點不舒服...酸酸的?」原本以為自己不在意這種事,卻在發生的當下,有點委屈的感覺,但理性又將它壓下去,只因這是不合適宜的情緒。

「沒有...只是想讓主人專心,所以沒有回訊息。」我隔了將近一小時才想好要怎麼回覆這句話。

「你這樣我會更擔心小可愛...」我猶如看到了夏先生皺起眉頭思索的模樣,下一秒卻發現這樣想的自己貌似在苦中作樂。

IMG_6463_结果

我關上手機,沈默了...

這種事並不是第一次發生,卻是在建立關係後的第一次。更甚,我自己也會有這種時候,但回想起來,夏先生在那些時刻好像沒有特別的情緒。感嘆自我的醋勁,卻在同時想要給他一個理性的我,而不是一個不講理只喜歡哭鬧求關注的m。

回想以往的關係,我是不是要求太多了?醋勁讓他們退卻,以至於無法誠實地和我討論發生過的事情,所以現在的我才會那麼害怕這股衝動又不理性的情感影響到我和夏先生。

逃避的心理讓我不想也不敢主動聯絡夏先生,我很怕自己會忍不住衝動答應他的處理方式。在無法抽離感性的自我的此刻,我不敢正視夏先生,最終,只能已讀他的關心。

我不想破壞他的心情,抱持著恐懼感與無力感,得出的結論只有自我調適。



『為了我的情緒而影響他人是不對的...』

我在心中默念了無數次,才稍微忘卻那一絲我早該放掉的佔有慾。之前不是已經放掉過了嗎?這次為什麼又要重道覆轍?

苦笑自己最近過得太安逸,可能是夏先生那個能包容我的心讓我遺忘了過往,讓我有那個資格再次變得感性。但那是他給予我的,我能給予他的又是什麼?

為了停止思考,也因為今天的運動量並沒有達標,換了一身運動衣,流了一身汗。第一次在運動中感受到解放和輕鬆,彷彿想讓流汗代謝掉那些負面思考與渴望,奇蹟似地感受不到肌肉的酸痛。

『我很怕讓您不好做人,也怕您長久下來對這樣的我感到不耐煩,所以請不要遷就我,做您認為是對的事情,不要讓我的情緒影響到其他人,不然我會過意不去。』

IMG_6456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