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主奴關係.6/20.初次調教

Category[夏言] 奴隸記述
前言

「過來。」夏先生在我們都洗完澡後,坐到一旁的沙發上對我揮了揮手。

我走過去跪坐在他面前,他則是為我戴上了手銬和項圈。在我以為手銬會被銬在前面時,他卻突然把手往後拉並扣了起來,我享受他給予的驚喜,而這也是第一次如此虔誠的想要臣服於他。

IMG_6705_结果

本文.恍神

「你想要肛勾還是肛塞尾巴?」他一邊他引領我到床沿,讓我趴跪在床上,一邊問道。

「肛勾能玩的比較多對吧?」我猶豫了片刻後提出了疑問。

「是呀!」他笑著看著我。

「那就肛勾吧。」我只能試圖回想兩年前的肛勾帶給我的感受。



戴上後,由於連結到項圈,所以只要頭向前傾就會拉扯到肛勾。他躺在我的面前,笑笑地凝視著我。

「你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嗎?」在仰頭的姿勢下只能猜測他的表情。

「可以給提示嗎?」我小心翼翼地問道。

「可以!是利息。」他笑出聲。

「啊...sp對吧!」絕望中帶點期待的猜測,得到了夏先生肯定的答案。

IMG_6707_结果

趴在床上,雙腳打開著地,努力忍住夏先生賜予我的疼痛。中間除了因為下面牽絲而被迫抽離回憶,其他時候我都一直跳出他想帶我進去的世界,明明他才是給予我快樂和痛苦的人,我卻無法不去回想過去。

在皮拍和木拍打了將近140下的過程中,我一直強迫自己回來,但又因為想起往事而感到委屈。

『我哭了,卻不是因為夏先生。』

當全部結束後,他幫我把身上的束縛解開,輕輕摸了摸我的頭,並輕吻了我的額頭。他看著淚流滿面的我,出乎意料地吻了我的嘴唇,而我也在那蜻蜓點水中得到解放,開始放聲大哭。

跪坐在床邊,窩在他的大腿中央啜泣,隱約中聽見他說了很多話,但我卻聽不進去半句。直到我冷靜下來,退出他的懷抱,他才遞水給我,進入第二次的中場休息。



「我喜歡看人痛苦,不是我給予的,是她自發性的痛。」夏先生在聊天過程中提到。

「我不寫下來會忘掉,等我一下下。」我並不想忘記夏先生帶給我的感受。

「我們是不是該檢討一下?粉紅泡泡又太多了。」當他說到如果沒有眼罩和口球的話他下不了手時,皺了眉頭開口道。

「我們慢慢來。」我笑了,也向他坦白剛剛內心的波折。



「過來,我幫你穿馬甲。」就這樣,我享受了人生中第一次的穿馬甲服務。

拍了一堆照片後,心滿意足地躺回床上,眼睜睜地看著眼罩再次奪走我的視力,開始享受強制高潮的調教。

「這次33分鐘。」夏先生在我氣喘吁吁時,感嘆道。

我看著他,回想剛才略為激烈卻不帶任何疼痛成分的過程。時隔兩年的大量潮吹把夏先生的褲子噴濕,也讓半邊的床毫無疑問地積水了。

鴕鳥心態地不敢面對他笑嘻嘻的臉龐,卻又忍不住抱緊他,想確認此時此刻眼前的人不是別人,而是我的主人。

520.jpg

結語

「記得我剛剛說的嗎?」當我因為潮吹過多次弄濕床單後,夏先生問我。

「...誰弄溼床單,就睡濕的那一邊。」鬱悶地回答他,卻知道他不會忍心這樣做。

可能終於從夏先生那裡得到安全感,我第一次抱著他睡覺,但過多的纏綿造成的影響也是巨大的。



在鬧鐘響之前被下體的快感叫醒,莫名其妙地詢問夏先生原因。

「你剛剛用膝蓋踢了我的小小夏。」夏先生一臉怨念地看著我,拿著按摩棒的手卻沒有停止抽動。

好吧,是我理虧。我絕對不會承認忍笑是件痛苦的行為。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