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因習慣而迷失...

Category[夏言] 關係附筆

把手環拿下來,卻無法習慣於自由,回過神,已經再次鎖上它。關係明明已經結束了,卻在解開時,心痛了。反反覆覆的過程,體現出了內心的掙扎。

「...去找一個。算我的。」夏先生沈默了一陣子後,提出了解決方案。

「脖子也空空的~心也空空的~我整個人都空空的。」我嘟嘴撒嬌。

「我會全部補滿它!」

明明只是一句簡單不過的話,卻讓我迷失的心找到了回家的方向。

IMG_6051_结果


「這個好看~我選好了。」我興奮的給夏先生看款式。

「你喜歡就好,那就買這個吧。」他溫柔的回應著我,彷彿在包容著我的任性。

買好後的心情好很多,但等待的時間卻格外的漫長。

我知道這是蜜月期的感受,所以一直想要挑出夏先生的小缺點,只為了想讓自己清醒一點。

這樣對他是公平的嗎?雖然我知道他也在對我做類似的事情。

『我們兩個人都因為過去而害怕受傷,這樣下去是互相舔舐傷口,還是因太遷就對方、最終導致互相傷害?』



「週末想要戴項圈去參加活動~」

當夏先生告訴我他目前手邊沒有金屬以外的項圈時,我想到了這個問題。

「你要自己挑嗎?我怕我挑的你會不喜歡。」

說實話,當夏先生這樣說的時候,我小小地失落了。因為我很期待他能挑一個他喜歡的款式,只因我相信他的品味。這就像明明知道自己要吃什麼,卻死都不跟另一半講,只會說隨便的任性小女生。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要知道他會不會做出讓我滿意的選擇。

「這個怎麼樣?」在我以為我需要自己挑的時候,夏先生傳了一個很漂亮的項圈給我,告訴我這需要訂製,也需要時間,可是因為太合胃口,我還是請他下訂單。



在等到賣家的回覆後,我們得出了需要買另一個項圈的結論時,他告訴我他會找時間去同好那邊挑一個調教用的項圈給我。

「牽繩我有,自己做的。」他淡淡地解答了我的疑問。

其實已經太久沒有帶項圈,更正,已經有厭惡項圈傾向大半年的我,還會喜歡夏先生給予我的項圈嗎?

希望答案是肯定的。

努力在挑剔對方的同時,也對自己抱持著否定的態度。

『兩隻受傷的野獸在互相試探對方的接受範圍』可能是個很好的比喻...



「我們好像在趕進度喔...」我調侃他。

「沒有所謂趕不趕進度呀。」他無動於衷的表情彷彿近在眼前。

「也是。只是跟隨自己的想法罷了。」

我想我們都需要放縱自己一陣子,畢竟沒有人會喜歡一個把自己看輕、總是沒有意見或疑問的對象吧?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