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へ

請把您的手借我,
然後摸摸我的頭好嗎?

月の虐恋文学館

09
2018  20:00:00

夏先生,你好


前言

「我在寫文章呢。」我一邊打字,一邊跟他說道。

「嘖...肯定沒有我吧?」孩子氣的表情彷彿近在眼前似的生動。

「言,我會寫你的,只要你一直待在我身邊。」

「除非你不要我了。」這句話卻讓我陷入了回憶之中,過了許久才回覆他。

「…..我好久以前對一個人這樣說過呢。」

064A2273 拷貝

本文.夏言

回憶起那段關係,過去的我時不時就會說這句話,可能是害怕失去他,也或許只是對他的一個保證;可是現在想想,我不能否認這只是渴望聽到他的回答、期望他有同樣的想法罷了。

換個角度,就會發現這是個很諷刺的事實。缺乏安全感、不安到需要反覆確認對方的存在,在一個不怎麼在乎你的人眼中,是多麼可笑的一件事。

但如果雙方都很想保護這段關係的話,那就是甜言蜜語了吧?

我可以期待嗎?期望有一天能再次對一個人敞開心房、對那個他付出,並得到相應的回報...



「肯定很多人會覺得很可惜吧?」我一邊敲著鍵盤,一邊回憶著先前那個蜻蜓點水的吻。

「為什麼?」他彷彿頭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問號似的,戳到了我的笑點。

「因為大多時候我只寫美好的部分啊。」我苦笑地回想著自己到底幫“他”塑造了什麼樣的形象。

「但其實主奴關係就註定是又美好又悲傷的,不是嗎?」夏先生頓了一下後回道。

「當然。分開後的抱怨也不能否認那些雙方曾經的付出與美好。」腦袋中閃過一些甜蜜的回憶,不自覺地勾起嘴角,卻因想起現實,嘴角扁了回來。



「你看看部落格,有驚喜。」改好感情狀態和調整部落格上的個資後,我帶著忐忑的心告訴了夏先生。

不清楚這樣會不會讓他感到隱私被侵犯,傷痕累累的心已經經不起傷害,內心卻有股聲音驅使我向前邁一步。

「害羞了...會有人發現嗎?」他截圖了所謂的驚喜給我,貌似略帶嬌羞的問道。

「發現也沒關係,除非你會在意,我就把它拿下來。」可能習慣妥協,我並沒有渴望爭取的想法。

「一點都不在意...我很驕傲呢!」他總是能找到適合的話語。

「啊...我忘記你是我的小小粉絲w」提著的心終於放下,愉悅感在血管中遊走,我不知不覺地閉上雙眼享受當下的片刻。

「我是追很久的鐵粉好嗎!」想起他常常一篇文章都要看五六次的場景,我真心的笑了,也差點哭了。



「我們都要從零開始。」夏言和我說了無數次這句話。

「是呀...sp是什麼呀?我都不知道什麼是熱臀。還有自縛吊是什麼?聽起來好像很痛呢~」我椰榆了他,就算我知道他指的是心態和心境上。

今天去買了一對耳環和新的陰蒂環,看著他小心翼翼地幫我把圓環取下,並換上直環,有種想要捉弄他的感覺。

「我只會帶一隻呢,其他耳洞都有耳環了。」我隨口說道。

「那...一隻給我吧?」他提出了一個有些超出我們現在的關係的要求,但我只是默默地把其中一個消毒好後,幫他戴上,並看著他幫我戴上我的。

『我們有了一個成對的耳環。』心目中有種異樣感,卻不討厭那種感覺。



結語

在他離去前夕,我坐在他的大腿上,閉上眼抱著他,享受他給我的氛圍,那是種苦中帶甜的味道,一開始很不習慣,聞久了卻很舒服。

當我的內心在想著怎麼說服他戒菸時,他突然開口了。

「如果我要跟你建立關係的話,你的想法是什麼?」我想他大概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吧。

「你是認真的嗎?」我在問了整整三次並得到肯定的答覆後,正視了他的眼睛。

「不會是今天,但是我有那個意願喔。」在尚未處理消化完上一段關係帶給我的變化的此刻,我並不想要傷害到他。

他並沒有很在意,只是和我溝通了一些雙方在意的事情,那種簡單與坦誠是我們以往的對象無法給予的,我想,沒有人能否認關係透明是建立關係的重要條件之一吧...

一個嶄新的開始,你們,願意陪我走過這段旅途嗎?

 [夏言] 主奴記述

2 Comments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8/06/11 (Mon) 01:57 | EDIT | REPLY |   

小五  

Re: 死神

我知道,我也在努力從新開始中。
夏先生是個很好的人,我也相信他。
新的關係會有新的火花(更多的趣事可以分享
謝謝你的回應😊

2018/06/11 (Mon) 18:38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