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生へ

經過無數個晝夜,
你...還願意待在我身旁嗎?

月の虐恋文学館

10
2018  20:00:00

主奴摘錄.1/7.餞行


「我果然...是個被虐狂。」如果這樣對白先生說,大概會換來一個代表「廢話」的眼神吧(笑)

前言

終於抵達機場,和朋友道別後,一個人獨自來到角落等待白先生。每每出國的這天,都會在這裡見面的習慣經過一年半還是沒有改變。

看著白先生幫我把行李寄放好之後,我們離開了機場,買了外帶帶進去摩鐵。這是第一次除了過夜,在摩鐵待六個小時以上。

「面對鏡子罰站。」白先生在我說出了沒有道具而感到遺憾時,命令道。

我看著鏡中眼神逐漸迷離的自己,隨著白先生接下來的命令,半蹲手舉高。在只有兩個人的空間裡,被逼迫看著白先生,眼神追尋著他的動作,下一刻,我的衣服和裙子被掀了起來。

IMG_3759 2_结果

本文.下賤的身體

『啊...原來在白先生面前的我,是這麼的下賤,這麼的渴望他的一切嗎...』

忍不住撇開雙眼不敢看這樣的自己,卻被他的手牽制住下吧。

「怎麼?會害羞?」白先生伸出舌頭舔了舔我的耳朵,手揉捏著我的胸部,並順著腰,摸上了我的屁股。

在我以為白先生會有進一步親密的舉動時,他放開了牽制我的雙手,我不明所以的看著他抽出皮帶,並示意我維持姿勢。

「我沒有道具也一樣可以弄死妳。」他淡淡的解釋道。

我只好在半蹲的情況下,雙腿顫抖著承受了幾下的鞭打,雖然沒有以往的那些工具,可是還是有達到想要逃離的疼痛感。



「嗚~午餐要冷掉了...」我撒嬌的看著他,希望我們可以先吃飽再玩,慶幸的是,他答應了。

一邊坐在沙發上吃午餐,一邊盯著已經被他切到18+網頁的電腦和一般播放著綜藝節目的電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看哪個才好,普通的節目比較對食慾,可是又好奇白先生平時看的片子的類型。

在吃飽後,悄悄的爬過去他的腳邊,跪在旁邊一起看片,原本是一個很溫馨的氛圍,卻被他的一句話打破了。

「這個片結束前,我沒有射出來,就鞭十下。」他突發奇想的命令道。

我眼看著那部剩下不到十分鐘的片,恨不得時間回朔的開始努力的口交,就算知道在白先生沒有意願的情況下,我根本不可能讓他射出來...

默默倒數著影片結束的時間,有些半放棄的想要直接背對他擺好被打的姿勢,但內心倔將的個性卻出來了。最後,直到最後一秒才停止手邊的動作。

20180108_180109_0006_结果

有些鬱悶的看著白先生起身去放另一片,並走到我的後面,我也乖乖的趴好讓他執行處罰。熬過了十下,我也逐漸被面前的影片吸引,看到精彩處,下面卻突然被東西插了進來。

腰被白先生的手固定住的我,只能被動的承受著。一邊看影片,一邊被插,不僅有種羞恥感,更有種被當成玩具使用的羞辱感,但這些情緒卻反而讓下體的淫水更加氾濫。

「走過去鏡子前面。」白先生在我隨口一句提到鏡子時,命令道。

我只能面對著鏡子,被迫看著鏡中的自己,迷茫的眼神和下賤的淫叫聲都刺激著我的神經,直到感受到背上滾燙的液體,我維持已久的踮腳尖與半蹲姿勢才得以解放,回過神來,雙腿已麻痺。

「不要動。」他抽出衛生紙,小心翼翼地幫我擦拭身上的體液。

在我以為他現在是溫柔模式時,他卻拋下我,先一步進入浴室泡澡,留下我一個人慢慢地忍受血液流通的刺痛感。



終於在我爬進去浴室後,簡單的沖個澡,就笑咪咪的進入浴缸之中。盯著他發呆,不管是滑手機還是偶爾聊幾句,雖然很普通,我卻很喜愛那種日常感。沒辦法泡太久的我先行起身,暗自期待著接下來幾小時的未知。

洗完澡有點犯睏的我,被白先生圍在床的一角無法動彈,卻因為睡意而睡了一兩個小時。等我起床後,有些不滿足的一直煩他,直到他拿出皮帶並要我在腰下墊兩顆枕頭,我才意識到自己貌似在討打。

明明只是20下,但屁股的痛處卻讓我哭了出來,再加上無法維持姿勢的處罰,被白先生打了腳底板,有點無助的在床上扭動,直到嘴巴被它給塞滿,注意力才轉移到嘴中。

白先生像是在逗貓一樣的,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抽打著屁股,我則是努力在不咬到它的情況下,舔舐著。

「屁股面對我。」還來不及思考,身體已經因為慾望而動作。

可惜這次還來不及享受,就被迫中止了。

20180108_180109_0004_结果

「躺著面對我自慰。」白先生沒有絲毫情慾的說道。

我把兩根手指插進去,小心翼翼的抽插著,想要逃避他的眼神,卻訝異於他手邊的動作,最終,我們互相凝視著對方,直到他設在我的肚子上為止,我才緩慢的把手指抽出來。

第一次看到白先生在一次的調教中射了兩次,用好奇的眼光瞄了他一眼,換來的卻是因為不認真自慰的“處罰”。

我乖乖的把雙手舉高,以為很快就會結束,但是他卻出其不意的拿起皮帶往胸部抽打而去,受不了刺激的我,只能撒嬌帝跟他說我手酸了,他也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放過了我。

在沖洗完畢後,我趴在床上看著白先生滑手機,有些鬱悶的發現時間在轉眼之間,只剩下一個半小時。

「怎麼?屁股不夠嗎?」他被我的眼神煩到,並隨口問道。

「嗚...恩!」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很希望回去之後會留點痕跡。



我一邊主動的把屁股挪動到他的手掌下,一邊把注意力放在片子上,而他則是用皮帶打到一個段落後,開始用手時不時地撫摸與拍打我的屁股。

溫熱的觸感在大腿和屁股間游離,讓我不自覺地瞇起眼享受,但下體卻不受控的逐漸濕潤。

「可以口交嗎?」得到白先生的應允後,我轉過身開始服侍它。

以往總覺得自己的技術非常之差,可是最近貌似領悟到了什麼,在努力之下,它終於硬了起來。雖然不是第一次,但主動詢問是否可以,還是有自我羞恥的錯覺。

在上面搖了很久,直到自己滿意了之後,才下來,卻被白先生念這根本不是服侍。我吐了吐舌頭,裝作沒聽見,然而他卻把雙腳跨在我的背上,一時間被當傢俱讓我反應不過來,但意外的覺得很幸福。

20180108_180109_0003_结果

結語

「屁股不夠~小白還想要被打!」沈浸在溫馨中的我,不經大腦思考的撒嬌著,理所當然,換來了一頓暴打。

原本以為經過一連串的“熱臀”後,屁股已經比較耐痛,卻沒想到還是無法承受到最後,還在遮擋的時候,被打到手背與胸部。

半放棄的擺好姿勢承受著,慢慢的開始享受痛感和逐漸升高的體溫。等到回過神,邊打已經結束了。

在呼呼之前,白先生把我扶到鏡子前面,看著紅通通的屁股,手上的瘀青和傷痕好想也沒有那麼痛了。

他站在我後面凝視著我,頓時間有種家暴的感覺,可是這個認知卻讓我更加的興奮,並且渴望更多...

『我果然是個被虐狂...』盯著進去浴室的白先生,我不自覺地傻笑著。

 [調教] 調教日誌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