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TICLE PAGE

主奴摘錄.9/3.錄影


「今天不是你死定了就是我死定了。」— 白先生

前言

今天原本沒有計畫找白先生,卻在他的一通電話跟我說可以住他家時,用最快的速度辦完事,衝去桃園找白先生。

到了高鐵站,準備打給白先生時,卻在下一秒看到line的通知顯示『在以往的地方等我』,感嘆我們之間的默契,同時快步走向他的車子。

經過三週沒有調教的日子,格外渴望今天晚上的相處時光。在吃完晚餐之後,卻意外的回家的路上,被白先生挑釁了。

「今天不是你死定了就是我死定了。」白先生冒出來的這句話,讓我感到很可愛。

「那白死定好了~」我開玩笑道,但其實就算是我死定也絕無怨言。

20170904_170911_0002.jpg

本文.情

當我們回到家,我便把衣服脫光,剩下一件連衣裙和內褲,我坐在白先生旁邊,卻不小心在聊天當中頂嘴,被白先生猛然從後面用鞭子抽了幾下屁股。

在我快要受不了的時候,又拿起藤條抽了幾下,最後看我坐在地上用無辜的眼神看著他,才停止。

「你今天會被我打的很慘。」白先生一邊把一根鐵棍固定在吊點下,一邊說道。

看著自己的手被手銬固定住,並因為姿勢所迫,碰在腳背上,有種身體已經不受我控制的感覺。白先生讓我呈現半蹲的姿勢,並告訴我,如果不想要腳痠的話,就把重量放在腰上,但其實兩者都很痛苦。

等白先生滿意後,就開始拿鞭子和皮拍邊打我,並質問我最近不乖的行為。



頂嘴和語氣很差是事實,我除了說對不起以外,只能忍住疼痛任由白先生處罰。

「每次都說不會了,還不是每次都又再犯。」白先生聽到我的答覆,不打算放過我。

感覺白先生現在好像對我很失望,頓時慌了,但又想起自己略為委屈的某幾次,頓時眼匡泛淚。身體上的疼痛彷佛壓倒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眼淚像不用錢似的一直流出來。

「我先去泡澡了。」在我開始哽咽時,白先生突然做了這個決定。

「不要放我一個人在這裡...」極度討厭被放置的我,哀求著白先生,卻沒想到換來的不是鬆綁而是處罰。

20170904_170911_0003.jpg

20170904_170911_0006.jpg

20170904_170911_0007.jpg

看著白先生用異常刺的刺輪玩弄著我的身體,並加上皮拍雙雙交替,讓我在刺痛與疼痛中彌留,直到最後崩潰請求白先生停止。

他看到我流出眼淚,並沒有像往常一樣馬上停止安慰我,而是又持續了一陣子才停。白先生坐到我面前,拉起我的頭髮,溫柔的親了我的嘴唇,貌似想安撫我的情緒,我卻到了第二次接吻才從崩潰的情緒中意識到白先生此時此刻正在做的事情。

「你要把棍子調高一點還是低一點?」白調侃道。

「低一點好了。」調低的結果,讓腳更酸了。

當我的腳開始發抖,白先生很興奮的拿起手機開始記錄,這是首次白先生除了拍照以外還錄影的一次調教。



在被按摩棒弄出高潮四次後,白先生把手機放在我的面前,我則是一邊被迫聽自己剛剛被錄下的影片,一邊又被白先生拿皮拍和刺輪玩弄。

『不會再有下次』的誓言也錄了進去。

忍不住疼痛亂動後,引來白先生的不滿與更大量的處罰,直到白先生大發慈悲的鬆綁我,並和我一起分享照片和影片,這次的調教才結束。

看著他走出調教室,很開心的跟了上去,而他意外的發現家中的一隻貓在他的毯子上大便,氣的收拾好後,把毯子拿起,衝到那隻貓前質問他。

貓理所當然的跑走,但他也跑者跟在他後面,直到貓咪做挨近沙發底下才作罷。

20170904_170911_0004.jpg

20170904_170911_0009.jpg

結語

「你就不要給我出來!出來就死定了!你這個死孩子。」

「白好喜歡罵死孩子喔~」我一邊笑一邊說道。

「你也是個死孩子,乖不到哪去!」白可能正在氣頭上,所以遷怒我。

看見白先生無預警的拿出電蚊拍電了我的左屁股,痛得我直接跳起來走到門口準備逃離房間。

「我才不會亂大便在床上呢~」有點委屈的頂嘴道。

「你要是隨地大小便,我會逼你吃回去。」白一臉淡定的回道。

「嗚~好噁心,我才不要。」有點被自己想像的畫面噁心到。

「你又在頂嘴嗎?給我靠門半蹲。」

我默默的半蹲後,白居然命令另一隻貓咪咬我。我一邊很怕他真的咬我,一邊出聲混淆貓咪,直到腳發抖後,白先生才放過我。

我窩在門口發呆寫文章時,白先生問我在幹嘛。進去陪他一下,就又坐在浴室門口,一邊感受白先生的存在,一邊打文章,甚是悠閒。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