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生へ

經過無數個晝夜,
你...還願意待在我身旁嗎?

月の虐恋文学館

09
2017  20:00:00

同樂會CD日.8/13.換裝


“曾經壅有的東西被奪走,並不代表就會回到原來沒有那種東西的時候。” — 白夜行

前言

為了彌補之前貪玩把工作丟給其他工作人員的時間,這次我主動站在收票口幫忙到約莫3點,直到白先生確認沒有其他工作之後,才允許我下場一起同樂。

在收票期間,白先生每一次開門走出活動會場,都會拿一隻木拍打我的大腿,讓穿著浴衣的我苦叫連連。但另一方面,也感受到下面慢慢開始濕潤。


9K5A7840_结果

本文.心

防止亂想的方式就是放空大腦。這樣想的我,找到一個吊點,詢問沒有任何人在用之後,用一個腰繩把自己吊了起來。

這個自縛吊並沒有維持很長一段時間,反之,我迅速的理清思緒後,回到地面上跑去找白先生抱抱親親。每當這個時候,白先生都會特別的溫柔,仿佛原諒了我的那些頑皮與叛逆,雖然到頭來我知道不改變不行。

在閒暇之餘不斷綁自己的我,一邊把自己吊上去,一邊和同好們聊天,不管是小月光杜奧還是小麥,都很好心的幫身高不夠高並不習慣在黑暗中自縛的我理繩,當我綁了三個吊點時,有種大功告成的感覺。

一個人的時光很短暫,不管是在空中倒吊充血的時間,還是看著其他人在互動中所表現的行為模式,都在眨眼間度過。



當我看到許久不見的音符時,也忍不住賞了他幾個巴掌,並挑逗了一下他。當白先生往我這裡看時,我有點挑釁的親了音符,之後在我空白的記憶片刻之中,我被白先生抓到舞台上OTK打屁股和打背。

溫存的時光並沒有持續很久,很快的就到了姐妹們走秀的時間了。在幫忙疏散走秀道路後,站在一旁發呆,等到所有人都走完後,才有點恍惚的站在吊點下一個人想事情。

『再自縛吊一次吧。』暗自下定決心後,就又上去一次。

每次上去都能理清一點思緒,下來後心情豁然開朗,而應了某個男性同好的要求,鞭打了他。雖然沒有太大的互動,也沒有任何的羈絆,但單純的暴力也讓我抒發了近期所累積的壓力。



「站好,不要亂動。」白先生在我跑到他旁邊蹭蹭時,對我命令道。

我本能性地背對他,為了分散注意力,雙手緊握拳頭,但貌似並沒有什麼用處。當散鞭一下一下地打在我的背上,而周圍不知不覺間圍觀了許多人時,我的耐痛力也瀕臨極限。

在有除了白先生以外的任何空間裡,我的傲嬌屬性都會爆發。

「太高了啦!」我轉頭對白先生抱怨道,期望他能讓我休息片刻,白先生卻彷彿看穿我的伎倆似的,真的只是往下面揮。

「真的很痛~好了啦~」我見第一個策略失敗,轉而想用撒嬌迫使他心軟。

「你越來越不像話了喔!轉回去!」白先生卻不如往常一般,很嚴厲的斥責了我。

「知道了嘛…」有點委屈的想著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卻轉念一想,搞不好這就是白先生的獎勵也說不定。



當我又忍耐了幾分鐘後,白先生終於允許我回到他身邊。他把我抱到腿上,並溫柔的幫我呼呼,猶如一個溫柔的情人,不同的是,剛才施暴的人也是他。

「就不是那裡!你呼呼的地方跟打的地方不一樣!」當我小聲的撒嬌時,白先生也只是望著我笑得很開心。

不知不覺之間時間來到了散場前半小時,我一個人在會場中晃來晃去,猛然在舞臺區看見被五哥綁的音符。有點開心的與其他幾位同好一起玩弄她,最後比較令我感到新奇的是,在白先生的允許下,我坐在她的背上轉圈圈。

第一次踩在被綁的人身上,第一次身上沒有任何的繩子,依靠的只有下面的人的穩度與耐力。有點憐惜我所賜予她的重量,卻也喜歡上了俯瞰的視野。

20170801小五緊縛S_170803_0383_结果

結語

一如往常的送客後,跟白先生一起吃晚餐。

在回家的路途之中,白先生卻彷彿不想讓我沈浸在幸福之中,說了一句把我從輕飄飄的世界裡拖了出來。

「週三我們把之前的帳都一併算一算。」

雖然一聽就知道很痛,可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想到即將被虐的感受,而不自覺顫抖的我的心...

 [調教] SM聚會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