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CHIVE PAGE:  202003

烏鴉嘴夏先生

某次吵架過後,他很無奈又認真的問了我一句讓我苦笑不得的話。「我是不是烏鴉嘴?怎麼我叫你注意、小心、預防什麼,隔天那件事就會靈驗?」「可能上輩子是烏鴉吧。」我一邊擤鼻涕,一邊揶揄著他,腦中快速運轉著過往。...
  • Comment 0
  • Trackback 0

打破日常

心臟被一雙隱形的手緊緊地抓住,動彈不得,想要說些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口,最終只能悶在心中自己品嚐。從來沒有想到打破日常這件事會讓我這麼難受,難受到不禁對自己失望。別人的角度看來,晚一天更新部落格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甚至有些人不會定時更新部落格,只有有事想要敘述時才會寫。或許這樣才是寫部落格的態度:輕鬆、自由,有靈感時才動筆。...
  • Comment 1
  • Trackback 0

我喜歡抓著我的頭髮輕吻我的你

打開門時,看見他低著頭坐在床沿,我走到他面前,看著動也不動的他,不說一語地凝視著。盯著他發呆一陣子後,準備轉身的我,卻被他一手握住手腕,毫無準備的我頓時被他這樣往下一拉,重心不穩地跪在他的身前。我看進他毫無波瀾的雙眼中,有些不知所措,卻沒有想要掙脫他的打算,最後居然被迷惑在他的視線中。回過神來,蜻蜓點水般的吻便落在我的嘴唇上。...
  • Comment 0
  • Trackback 0

主奴關係.12/19.突破50次

前言攝影結束回到家,有種快要睡著的感覺,夏先生很了解我的疲憊,幫我洗了澡,又休息一個小時後才開始今天的調教。對於倒數第二次開學前的調教,我抱持著期待的心情跪在他的面前,低下頭請夏先生幫我戴上項圈。看著他幫我戴上手銬,還想繼續看下去的我,眼前卻突然一片漆黑。『原來是眼罩遮蔽了我的視線。』視覺被剝奪反而讓其他的感官更加敏感。...
  • Comment 0
  • Trackbac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