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ARCHIVE PAGE:  20200215

做錯事的孩子

最近夏先生跟我有一些矛盾點需要釐清,最主要的爭執在於日常中的一些『該完成的事情』。白天放聰明球跟掛吊飾,晚上塞肛塞穿馬甲是每天的基本功課,可是我常常沒有做到,可以算是三天捕魚兩天曬網的懶惰程度,完全沒辦法持之以恆堅持下去。這樣想起來,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為什麼我沒辦法『乖乖的』聽從夏先生的命令行事?為什麼日常生活中,我會不喜歡這種類似調教中才有的命令?思來想去,應該是我習慣將調教中的我與日常中的我...
  • Comment 0
  • Trackbac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