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虐恋文学館

CATEGORY PAGE: [夏言] 關係附筆

烏鴉嘴夏先生

某次吵架過後,他很無奈又認真的問了我一句讓我苦笑不得的話。「我是不是烏鴉嘴?怎麼我叫你注意、小心、預防什麼,隔天那件事就會靈驗?」「可能上輩子是烏鴉吧。」我一邊擤鼻涕,一邊揶揄著他,腦中快速運轉著過往。...
  • Comment 0
  • Trackback 0

打破日常

心臟被一雙隱形的手緊緊地抓住,動彈不得,想要說些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口,最終只能悶在心中自己品嚐。從來沒有想到打破日常這件事會讓我這麼難受,難受到不禁對自己失望。別人的角度看來,晚一天更新部落格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甚至有些人不會定時更新部落格,只有有事想要敘述時才會寫。或許這樣才是寫部落格的態度:輕鬆、自由,有靈感時才動筆。...
  • Comment 1
  • Trackback 0

我喜歡抓著我的頭髮輕吻我的你

打開門時,看見他低著頭坐在床沿,我走到他面前,看著動也不動的他,不說一語地凝視著。盯著他發呆一陣子後,準備轉身的我,卻被他一手握住手腕,毫無準備的我頓時被他這樣往下一拉,重心不穩地跪在他的身前。我看進他毫無波瀾的雙眼中,有些不知所措,卻沒有想要掙脫他的打算,最後居然被迷惑在他的視線中。回過神來,蜻蜓點水般的吻便落在我的嘴唇上。...
  • Comment 0
  • Trackback 0

年初回顧

我不是一個單純的人,但也沒有交過很多任男友,在我的內心裡,真的有把對方當作『男朋友』的歷任,只有初戀男友跟夏先生。你問我其餘的人?鑑於當時涉世未深的我的錯,我並沒有將他們真的放在心上。嘴巴上說「你是我的男友」「我是你的女友」,也真的只是說說罷了,行為舉止卻沒有改變、也不想為了他們改變。圈內的關係從以前開始就一團亂,我曾經獻出身心靈給對方(懂的人就懂),得到的回應卻永遠不對等,亦或者是一開始感覺對,...
  • Comment 0
  • Trackback 0

被颱風尾波及的夏先生

上次兩個人去台南玩的時候,夏先生頂著一臉疲憊和我在高鐵站會合,我們買了早餐,上了高鐵我才開口問他黑眼圈是怎麼來的,畢竟前一晚我並沒有將對話拖到早上。他從掛電話後發生的事情開始轉述,以下用夏先生的口吻述說這個事件。「昨天跟你講完電話,我就躺平睡覺了。可是四點半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我以為是你有緊急的事情打給我,馬上接起來才發現是一個同好。長話短說就是她質問我是否對一位女m射後不理還有拐騙另一位女m,害...
  • Comment 0
  • Trackback 0